相會七夕情人節

  七夕情人節的夜晚,他和她相會在淮河岸邊壹座美麗的古城。
  咖啡廳裏播放著舒緩而略帶憂傷的樂曲。他們相對而坐,品味著雀巢,相互地傾訴和聆聽。
  “妳沒有變,還是這樣的年輕,清純,有魅力。”他的目光停留在她臉上,發自內心地贊賞道。
  “瞧妳誇的,我可不是下凡的織女……”她面帶酡紅,欲言又止。
  “說真的,十年音訊渺茫,我原以為妳和他走到了壹起,生活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妳已不再是那個多愁善感文采飛揚的女孩……”
  “妳想象中我會變成什麽樣子?家庭主婦,市井女人,還是……反正不是現在的樣子,對嗎?”她淺淺地壹笑,略低下頭。
  他從她的淺笑中卻讀出幾絲的淒然。“不,我了解妳的個性,妳視詩歌為生命,並且從不輕易言棄,只是,只是沒想到妳沒有結婚,還是壹個人。他怎麽了,妳們到底怎麽了,妳是不是受到了傷害?!”
  “沒什麽,我和他不合適,也許只是壹場錯愛。”她又淺笑了笑。
  “可是妳給我講過,妳們是有共同語言的,他不是曾經將妳的詩壹字壹句工工整整的抄錄了壹本又壹本嗎?”
  “那又怎麽了,又能說明什麽?我講了,我們只是壹場錯愛,錯誤的相識,錯誤的戀愛!”她語調提高,情緒激動起來。
  他見狀不免有些驚慌。“對不起。”卻又突然想到更深層的東西,“應該是我們……我們才是壹場錯愛,是我誤了妳,害了妳……”
  “哎,我是說我和他,妳買什麽賬?!”她回過神來,穩定了下心緒,反勸慰起他來。
  “我原以為妳找到了真正的愛情,真正的幸福。愛壹個人不是壹定要長相廝守,愛壹個人在必要時需要的是悄悄地走開,默默地為她祝福。我的選擇是無奈的,卻是理智的。”
  “我知道的,妳永遠是我的好哥哥,處處為妹妹著想。不說這些了,我現在不是很好嗎?妳不是說我還年輕有魄力嗎?”她撥開垂下的壹縷秀發,臉上現出如花的笑靨,眼睛裏閃現著熠熠的光芒。
  “真的,妳真的還年輕,不要再耽擱了,給我找個真正的好妹夫吧,別讓哥哥擔心了。”他望著她的眼睛真誠地說。
  “謝謝。哥哥的心思我懂。哎,嫂子待妳還好吧?”
  “還好。二十多年的夫妻了,沒有愛情也有親情。害,說來是我有愧於她,如果不是妹妹理性……”
  “我知道妳們是恩愛夫妻,壹直挺羨慕的。所以我更不能當小三,不能破壞妳們的家庭。我的理性也是妳們給的。今生遇到妳做壹知己已足矣!”
  她突然有了興致,按鈴喊來服務員,點了兩杯雞尾酒。
  “來,妹妹和哥哥幹壹杯!”她爽朗地舉起高腳杯。
  他和她邊聊邊飲酒。時光隨著音樂在流淌,不覺就到了分別的時刻。
  他已經訂了今夜的火車票。他們不是牛郎會織女。他的妻子在北方另壹座城市。
  今天的相會,是壹個意外和驚喜。他出差來到這座城市,原本非常迫切地想見她,卻又不無顧慮和擔心。他壹個人在淮河岸邊徘徊,在古城的街道上徜徉,從上午到下午,到傍晚。直到真真實實地遇到她,真真實實地和她相會在壹起。
  他們壹同走出咖啡廳,走到壹個幽靜的小巷裏。他的心情是寧靜而又激動的,美麗依舊的她就在自己的面前,他依然地喜歡她,欣賞她,愛她,可是他又清醒的知道他們仍然是有緣無份的,不只是因為年齡和地域,還有諸多更加難以逾越的鴻溝。
  “多保重,多疼愛自己。”他止住腳步,握住她的手說道。
  “妳也是。”她眼含淚花,聲音甜潤卻略帶幾絲沙啞。
  他松開她的手,又重新握住。“留步吧。”他說。
  “妳還會來嗎?我們還能相見嗎?”她的雙手和聲音都有些發顫。
  “看機會吧。保重。再見。”他抑制著情感松開她。
  她喊了聲“拜拜”背過身去。他朝前走了幾步。
  他不忍離去又必須離去。卻聽到身後壹個聲音由低而高由遠及近地撲過來。“妳不要走,不要走――!”
  他驚回頭。她不顧壹切地撲向他。撲向他的懷抱。
  天上的星星眨動著眼睛。不知哪壹個是牛郎,哪壹個是織女。  

關於凌亂

文字,對於有的人來說,它只不過是滿足自己欲望的壹件工具。

可我只是將文字視為另壹個自己而已。無論喜怒哀樂,都能在自己的文字裏面找到自己。

文字比妳身邊的任何壹個人都值得愛關島結婚。因為家人無法比文字更理解妳。愛人無法比文字更包容妳。友人無法比文字更依賴妳。

我隨心隨性,於是,我的文字也隨心隨性。

多年前,我職任校文學社編輯。

對於那時的年少輕狂,我的文字在適合不過了。大家被高負荷的學習強度壓的喘不過氣來。於是浮躁成了那時的病垢。可是,我卻在自己的文字裏面保留了壹份自我。於是,那個語文老師常常對我嗤之以鼻。據說是因為我的作文他不知道評語何去何從。

我只是壹個普通人,我不能要求我的文字何等驚天動地。它只要能觸碰到我內心最柔軟的地方就好。畢竟,它只屬於我壹個人。

two。關於懵懂鼻敏感

忘記第壹次喜歡上男生是什麽時候了。

只記得最刻骨銘心的壹次。

跟同齡女生比起來,我的情商要低很多很多。仿佛她們都是姚明,而我只是大姐姐。

也許是天天泡在自習室的原因,我的大腦被書完全侵蝕了。對於男女感情根本壹竅不通。

直到18歲,在自習室遇到了W之後,就徹底的被他淪陷了。

沒有任何表白。有的只是些許的刻意。就只是想簡簡單單的躲在不遠的地方多看他幾眼。不給他造成任何的困擾。多年後,想起他,依然能記起他那張如陽光般明媚的笑臉。僅此而已。

後來。他畢業離開了。我們偶爾在QQ上簡單交談。

再後來,深層清潔我也畢業了。

three。關於王菲。

身處這日益浮躁的社會,偶爾也會迷失自我。金錢,地位,利益。諸如此類。

每每與這些麻煩糾纏不清的時候,都會壹個人躲在角落裏,用王菲的歌來治療自己的內傷。

傷愈之後,我依然是我,百毒不侵。

喜歡上王菲的時候還很小,不懂得音樂,就只是被她的聲音吸引。後來,漸漸長大,有了自己我行我素的個性,才恍然大悟,懂了自己為何對王菲愛之入骨了。

four。關於依賴。

小時候,朋友壹大群。

長大後,陌生人壹大群。

我是個很難跟人傾吐內心的人。因為我害怕。害怕我已經深深依賴上某個人之後,他或是她會突然離開我。

所以,經常跟別人淡淡的往來。

由於工作的原因,本來要好的幾個人變成陌路。然後本來陌路的幾個人又湊到壹起變成壹群人了。

如此來說,生命就是進進出出的惡性循環。

如若害怕受傷,誰都不要依賴。

five。關於天氣。

今天天氣很好,沒有太陽,陰陰的,涼涼的。

懶懶的躺在床上,聽著外面的廣播。

應該是班得瑞的《初雪》吧。

真想在這樣的天氣把自己埋葬尼日利亞特價機票。任憑靈魂跟著風來回飄蕩。

身體之語,可否告訴我

  壹月之久,身體不適大大減分,原因唯有我懂。其壹,睡眠不足所引;其二,從小多愁善感所致;其三,文字誘惑所致;其四;思想負擔之重所致Maggie Beauty好唔好……
  這些天來,壹直在尋找其解決身體之負之原因。這樣的身體狀況導致眼睛疼痛,眼睛疼痛導致視力下降。眼睛疼痛導致眼睛腫脹,有時間甚至眼皮下垂,眼藥水滴入直接進口而口苦。
  其實,病入身體,誰又不知何原因引起呢!然而,睡眠質量底,難以抑制。每天,當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時,眼睛幹澀,打盹想睡,然而,頭壹旦擱在枕頭上,眼睛裏仿佛倒入水壹樣,明亮清澈,再要睡覺,任期妳眼皮強擠,不到淩晨兩點,沒有壹點睡意。睡不著,難免胡思亂想,想著遙遠的父母,想著姐妹兄弟,想著上學的兒子,想著曾經的朋友,想著現在的朋友,想著曾經駐足過的樂園,想著……
  我在想,我為什麽這麽多思念?我在想,我想的人是否也在想著我?我在想,為什麽我徘徊在過往的回憶之中?我在想,我是否就是屬於最討厭的嘮刀者?我在想,難道我就屬於那種另類人?我在想……
  睡眠質量不高,難免不了看看文字,抒寫心情。然而,夜半三更不休息,身體都吃不消,別說眼睛了。用眼過度,導致眼睛疼痛,直質眼睛紅腫糜爛。曾經耐心註重我身體的知己,也仿佛失去了信心,往日的關心由嘆語轉換為置之不理,不想由置之不理轉換為不理不睬,更不想由不理不睬何時也會轉換為行若陌路?這樣的轉換確實讓我恐懼。因為,有時間,友情勝過親情的關心,這樣的關心突然噶然而之雪纖瘦,咋能不會讓壹個正常的人惋惜?
  失眠往往會讓人內心產生幻覺。即便是熬了半夜,終於剛剛睡著,睡夢中驚醒,要嘛,就是胡言亂語,要嘛,就是哭哭啼啼,更有勝者,就是急促喘氣,仿佛立刻就要窒息似的。
  生病容易,調理難啊!藥物進口口苦難受。我在想,這樣的口苦會導致味覺也失。壹個月來,好吃的仿佛倒腸內,沒有香甜苦鹹之感;壹個月來,看見幹果仿過敏,幹咳不止不能擺;壹個月來,炒菜基本和我絕,幹鍋不聞味不入;壹個月來,家人仿佛在偷吃,因為是我討厭擺桌果;壹個月來,恍恍惚惚影重影,仿佛四只眼睛看壹物,重影時時現眼前;壹個月來,瞳孔仿佛要奔出,似乎眼球大瞳孔;壹個月來,走路仿佛輕飄飄,魂不附體似事實,壹個月來……
  昨天,媳婦買來藥治咳,醫生囑咐“各壹粒,如果不瞌睡各吃兩粒調”。五點吃藥各壹粒,半時過後眼發黑,迷迷糊糊把覺睡。睡時囑咐到時叫醒去鍛煉,咋奈壹覺睡到九點多。九點醒了似迷糊,十點多鐘藥兩粒(各壹粒),倒頭睡到早十點,十點醒來沒精神,拖拖拉拉半小時,早飯做好吃了又睡覺,壹直睡到下午兩點多。這樣的藥粒似安眠,安眠藥粒也沒這麽昏,昏昏噩噩似昏沈,迷迷糊糊身不隨。藥物停止不敢食,食之仿佛食毒藥,毒倒自身不知苦,毒倒以後壞家人。罷罷罷,停停停。
  藥物停止強打神,精神恍惚去鍛煉。來到廣場咱最小,老婆倒把女子稱,女女妳來把頭領。站在前面顯奇葩,樂聲唱響扭身姿,後面整齊排兩行。前有勁,後跟隨,個個仿佛壹朵花;廣場大,隊列齊,恍恍惚惚操做完,眼發黑,犟掙紮,強打精神不泄氣。
  壹個月來,何時回復屬正常,在我心裏還是個未知數。然而,我知道,該愛護好自己的身體。但是雪纖瘦投訴,咋樣調理,才能夠有了良好的睡眠質量。又咋樣愛護,才能克服眼前困難?如何才能提高身體免疫力?身體之語,可否告訴我!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