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之語,可否告訴我

  壹月之久,身體不適大大減分,原因唯有我懂。其壹,睡眠不足所引;其二,從小多愁善感所致;其三,文字誘惑所致;其四;思想負擔之重所致Maggie Beauty好唔好……
  這些天來,壹直在尋找其解決身體之負之原因。這樣的身體狀況導致眼睛疼痛,眼睛疼痛導致視力下降。眼睛疼痛導致眼睛腫脹,有時間甚至眼皮下垂,眼藥水滴入直接進口而口苦。
  其實,病入身體,誰又不知何原因引起呢!然而,睡眠質量底,難以抑制。每天,當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時,眼睛幹澀,打盹想睡,然而,頭壹旦擱在枕頭上,眼睛裏仿佛倒入水壹樣,明亮清澈,再要睡覺,任期妳眼皮強擠,不到淩晨兩點,沒有壹點睡意。睡不著,難免胡思亂想,想著遙遠的父母,想著姐妹兄弟,想著上學的兒子,想著曾經的朋友,想著現在的朋友,想著曾經駐足過的樂園,想著……
  我在想,我為什麽這麽多思念?我在想,我想的人是否也在想著我?我在想,為什麽我徘徊在過往的回憶之中?我在想,我是否就是屬於最討厭的嘮刀者?我在想,難道我就屬於那種另類人?我在想……
  睡眠質量不高,難免不了看看文字,抒寫心情。然而,夜半三更不休息,身體都吃不消,別說眼睛了。用眼過度,導致眼睛疼痛,直質眼睛紅腫糜爛。曾經耐心註重我身體的知己,也仿佛失去了信心,往日的關心由嘆語轉換為置之不理,不想由置之不理轉換為不理不睬,更不想由不理不睬何時也會轉換為行若陌路?這樣的轉換確實讓我恐懼。因為,有時間,友情勝過親情的關心,這樣的關心突然噶然而之雪纖瘦,咋能不會讓壹個正常的人惋惜?
  失眠往往會讓人內心產生幻覺。即便是熬了半夜,終於剛剛睡著,睡夢中驚醒,要嘛,就是胡言亂語,要嘛,就是哭哭啼啼,更有勝者,就是急促喘氣,仿佛立刻就要窒息似的。
  生病容易,調理難啊!藥物進口口苦難受。我在想,這樣的口苦會導致味覺也失。壹個月來,好吃的仿佛倒腸內,沒有香甜苦鹹之感;壹個月來,看見幹果仿過敏,幹咳不止不能擺;壹個月來,炒菜基本和我絕,幹鍋不聞味不入;壹個月來,家人仿佛在偷吃,因為是我討厭擺桌果;壹個月來,恍恍惚惚影重影,仿佛四只眼睛看壹物,重影時時現眼前;壹個月來,瞳孔仿佛要奔出,似乎眼球大瞳孔;壹個月來,走路仿佛輕飄飄,魂不附體似事實,壹個月來……
  昨天,媳婦買來藥治咳,醫生囑咐“各壹粒,如果不瞌睡各吃兩粒調”。五點吃藥各壹粒,半時過後眼發黑,迷迷糊糊把覺睡。睡時囑咐到時叫醒去鍛煉,咋奈壹覺睡到九點多。九點醒了似迷糊,十點多鐘藥兩粒(各壹粒),倒頭睡到早十點,十點醒來沒精神,拖拖拉拉半小時,早飯做好吃了又睡覺,壹直睡到下午兩點多。這樣的藥粒似安眠,安眠藥粒也沒這麽昏,昏昏噩噩似昏沈,迷迷糊糊身不隨。藥物停止不敢食,食之仿佛食毒藥,毒倒自身不知苦,毒倒以後壞家人。罷罷罷,停停停。
  藥物停止強打神,精神恍惚去鍛煉。來到廣場咱最小,老婆倒把女子稱,女女妳來把頭領。站在前面顯奇葩,樂聲唱響扭身姿,後面整齊排兩行。前有勁,後跟隨,個個仿佛壹朵花;廣場大,隊列齊,恍恍惚惚操做完,眼發黑,犟掙紮,強打精神不泄氣。
  壹個月來,何時回復屬正常,在我心裏還是個未知數。然而,我知道,該愛護好自己的身體。但是雪纖瘦投訴,咋樣調理,才能夠有了良好的睡眠質量。又咋樣愛護,才能克服眼前困難?如何才能提高身體免疫力?身體之語,可否告訴我!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