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會七夕情人節

  七夕情人節的夜晚,他和她相會在淮河岸邊壹座美麗的古城。
  咖啡廳裏播放著舒緩而略帶憂傷的樂曲。他們相對而坐,品味著雀巢,相互地傾訴和聆聽。
  “妳沒有變,還是這樣的年輕,清純,有魅力。”他的目光停留在她臉上,發自內心地贊賞道。
  “瞧妳誇的,我可不是下凡的織女……”她面帶酡紅,欲言又止。
  “說真的,十年音訊渺茫,我原以為妳和他走到了壹起,生活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妳已不再是那個多愁善感文采飛揚的女孩……”
  “妳想象中我會變成什麽樣子?家庭主婦,市井女人,還是……反正不是現在的樣子,對嗎?”她淺淺地壹笑,略低下頭。
  他從她的淺笑中卻讀出幾絲的淒然。“不,我了解妳的個性,妳視詩歌為生命,並且從不輕易言棄,只是,只是沒想到妳沒有結婚,還是壹個人。他怎麽了,妳們到底怎麽了,妳是不是受到了傷害?!”
  “沒什麽,我和他不合適,也許只是壹場錯愛。”她又淺笑了笑。
  “可是妳給我講過,妳們是有共同語言的,他不是曾經將妳的詩壹字壹句工工整整的抄錄了壹本又壹本嗎?”
  “那又怎麽了,又能說明什麽?我講了,我們只是壹場錯愛,錯誤的相識,錯誤的戀愛!”她語調提高,情緒激動起來。
  他見狀不免有些驚慌。“對不起。”卻又突然想到更深層的東西,“應該是我們……我們才是壹場錯愛,是我誤了妳,害了妳……”
  “哎,我是說我和他,妳買什麽賬?!”她回過神來,穩定了下心緒,反勸慰起他來。
  “我原以為妳找到了真正的愛情,真正的幸福。愛壹個人不是壹定要長相廝守,愛壹個人在必要時需要的是悄悄地走開,默默地為她祝福。我的選擇是無奈的,卻是理智的。”
  “我知道的,妳永遠是我的好哥哥,處處為妹妹著想。不說這些了,我現在不是很好嗎?妳不是說我還年輕有魄力嗎?”她撥開垂下的壹縷秀發,臉上現出如花的笑靨,眼睛裏閃現著熠熠的光芒。
  “真的,妳真的還年輕,不要再耽擱了,給我找個真正的好妹夫吧,別讓哥哥擔心了。”他望著她的眼睛真誠地說。
  “謝謝。哥哥的心思我懂。哎,嫂子待妳還好吧?”
  “還好。二十多年的夫妻了,沒有愛情也有親情。害,說來是我有愧於她,如果不是妹妹理性……”
  “我知道妳們是恩愛夫妻,壹直挺羨慕的。所以我更不能當小三,不能破壞妳們的家庭。我的理性也是妳們給的。今生遇到妳做壹知己已足矣!”
  她突然有了興致,按鈴喊來服務員,點了兩杯雞尾酒。
  “來,妹妹和哥哥幹壹杯!”她爽朗地舉起高腳杯。
  他和她邊聊邊飲酒。時光隨著音樂在流淌,不覺就到了分別的時刻。
  他已經訂了今夜的火車票。他們不是牛郎會織女。他的妻子在北方另壹座城市。
  今天的相會,是壹個意外和驚喜。他出差來到這座城市,原本非常迫切地想見她,卻又不無顧慮和擔心。他壹個人在淮河岸邊徘徊,在古城的街道上徜徉,從上午到下午,到傍晚。直到真真實實地遇到她,真真實實地和她相會在壹起。
  他們壹同走出咖啡廳,走到壹個幽靜的小巷裏。他的心情是寧靜而又激動的,美麗依舊的她就在自己的面前,他依然地喜歡她,欣賞她,愛她,可是他又清醒的知道他們仍然是有緣無份的,不只是因為年齡和地域,還有諸多更加難以逾越的鴻溝。
  “多保重,多疼愛自己。”他止住腳步,握住她的手說道。
  “妳也是。”她眼含淚花,聲音甜潤卻略帶幾絲沙啞。
  他松開她的手,又重新握住。“留步吧。”他說。
  “妳還會來嗎?我們還能相見嗎?”她的雙手和聲音都有些發顫。
  “看機會吧。保重。再見。”他抑制著情感松開她。
  她喊了聲“拜拜”背過身去。他朝前走了幾步。
  他不忍離去又必須離去。卻聽到身後壹個聲音由低而高由遠及近地撲過來。“妳不要走,不要走――!”
  他驚回頭。她不顧壹切地撲向他。撲向他的懷抱。
  天上的星星眨動著眼睛。不知哪壹個是牛郎,哪壹個是織女。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