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佔有欲

江志和李蘭在房間裏閑聊,不經意間時間飛逝已夜深。他們就和衣躺床上稍睡壹會,不料李蘭第二天竟要他負責任娶她。他很詫異說:“負什麽責任?咱兩不沒那個嗎?”李蘭綠青著臉怒氣沖沖說:“怎麽沒有?妳裝睡幹的好事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啊?”江志快要氣爆了,他擺擺手說:“我懶得跟妳這惡婆糾纏。”說完,拉開門徑直往屋外走出。
江志下班歸來,他的所有好友皆過去勸他,說什麽要像個男人,既然做了的事就要敢擔當。他想:“陷圈套了,這回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他怕朋友罵他人渣,怕輿論,居然忍氣吞聲跟李蘭結了婚。
婚後,他心裏很不痛快,沒有碰李蘭。他們新婚即開始怄氣,早上各做各的早點,晚上也各吃各的晚餐。江志每天下班就去酒吧喝酒,要很晚才回去。李蘭妹妹李紫在他們家做客,間直看不下去了。她擔憂的問姐姐:“妳們如此下去,這婚姻怎麽維持啊?”李蘭冷笑幾聲說:“他想鬥氣我就跟他鬥下去,瞧瞧誰先趴下。”李紫疑惑的問:“姐,姐夫真愛妳嗎?”李蘭又是冷笑幾聲說:“愛情不就是過日子嗎?我跟他過還不樂意?”李紫悄聲問:“姐是不是妳逼著姐夫和妳結婚的呀?”李蘭突然翻眼瞪著她喝道:“妳這死丫頭胡言亂語啥呀?妳姐沒人要了是吧?”李紫沒想到姐發那麽大脾氣,她嚇唬得細聲說:“我只是隨便說下嘛。”李蘭那副眼神還是抓住她不放說:“這種話能隨便說的嗎?”李紫縮著頭說:“姐別生氣,我出去打個電話。”她慌慌張張地跑了。
李紫心裏暗暗思索著:“壹定是姐逼迫姐夫結的婚,姐那個人我太了解了,每次被人揭穿心事就會勃然大怒。”她突然發覺姐夫好可憐。她把手揣進兜裏向街上跑去。瞥見有個醉漢躺在路邊。她仔細壹打量,捂住嘴驚叫壹聲:“天啊,姐夫!”她連忙跑去扶起他。他刀刀絮絮的說:“我受夠了,黑心的女人,設圈套逼迫我結婚,我壹定甩了妳。”她憐憫的望著姐夫,歎息的說:“姐姐打小就那洋,想要的東西必須要得到手。”她使出了吃奶的力總算將那彪悍的漢子拖上了出租車。
江志的那些仗義勇爲的朋友瞅江志那對小夫妻那生活過得跟地獄似的,不禁覺得撮合他兩是壹種罪過。李紫逛完街回家路過,瞧見了姐夫的那班好哥們在壹小賣部那喝可樂。她也走去買了壹支可樂,她吮了幾口說:“妳說我姐夫爲什麽那麽痛苦呢?”壹個哥們說:“妳姐說江志要了她不想負責任,我們就仗義勇爲幫妳姐勸服了江志跟她結婚。”李紫問:“那我姐夫是真跟我姐那個了嗎?”另壹個哥們說:“這我們哪知道?江志壹直說沒有。”
江志午休時,李紫忽然來找他,還帶來他最愛喝的排骨湯。他推辭不要,李紫說:“我姐欠妳太多太多了,現在補償壹下妳,喝了這湯吧。”江志拗不過她的執著,結果把湯喝了。晚上下班李紫又約江志去玩,他想拒絕,卻給性格外向熱忱的李紫強拖了去。她看見旋轉木馬還拉他壹起坐,他死活不肯,說那是小孩的玩意。李紫微笑瞪眼說:“誰說的?這可也是情侶們的專利。”江志壹聆“情侶”二字難爲情地撓撓頭。李紫臉蛋也不禁起了紅暈。後來江志還是鬥不過她,被動的給牽上了木馬。李紫瞥著姐夫笑得燦爛的臉,心裏面也覺得很開心。她本來是想讓姐夫生活過得有情趣點﹑幸福點,誰知自己不知不覺竟愛上了他。
壹天下著蒙蒙細雨,李蘭出去了,就剩下江志和李紫在家。李紫在畫畫,而江志在旁邊指點。他們身子靠的很近,李紫的爽朗、熱情讓他陶醉。他竟然不由自主伸嘴去吻她,而她也是稍稍壹驚,然後任意他釋放他的情感。他兩滾到了床上…
李蘭突然跑回來,打開門壹瞥,撤底崩饋了,昏厥在地上。她醒來後竟瘋了…
李紫眼淚簌簌滑落在地面,她硬咽地說:“是我害了姐姐!”江志說:“不是妳的錯,是妳姐姐愛的方式錯了。”李紫抱住李蘭說:“姐妳壹生都在占有這個占有那個,肯定活的很累,現在不用受那個罪了,以後我會好好照顧妳的。”
當風兒散盡,還能余留何香?命運則是物種需要經歷的過程親愛的今天我們真的要分手嗎?人也會變得安靜残缺也美丽一個人在路上落叶心灰意冷父親對我的痛打竟使我感到安慰和幸福漫漫長夜有心人添壹份色彩,增壹分幽香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